一些人對這部片子的評價並不算特別高。
  但是千人千面,我自己卻還是很看好這部片子。其中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我感覺這部片子,在好萊塢的大製作中,少有地實現了一種動作觀感和哲學觀感的審美統一。
  倘若只看動作和華麗特效,不如去看《變形金剛》;倘若只想看到哲學,不如去看《國王的演講》。但是《變形金剛》,留給很多人的最後印象就是一堆鋼鐵在打架;看《國王的演講》,也未必能滿足現在人對觀感和快感的需求。類似於《機械戰警》這類可以把兩者都結合在一起的片子,在好萊塢中,並不算特別多見。
  特效以及觀感,是我們很多人都能看到的東西。墨菲的“機械盔甲”,那輛低調奢華有內涵的黑色摩托車,華麗麗的槍戰戲,再加上時不時出現的機器人科技畫面,這些快節奏的“高科技”,只要你思路有了,外加肯燒錢,在好萊塢當中,有的是人才可以給你做出來這種看上去很牛叉的東西。重點不在這裡,重點是我們在這種高科技的包裝下,琢磨到了一種有內涵的思想存在。
  這種思想集中體現在墨菲這個人或者是這個機器人身上。墨菲在汽車爆炸中,身體受損嚴重,他的妻子不得已同意將他改造成一個半人辦機器式的存在。他是人嗎?他有人的喜怒哀樂,雖然最後這種人的感情被下降到了只剩下正常人類的2%,但他還是存在;在後來,他的人類感情百分比還在上升;在是否搭救自己的妻子和孩子,與是否遵循機器的控制不向“紅色級別”的人開槍之間,他經歷了痛苦的掙扎,最終是人類的感情戰勝了機器的控制。當他中槍倒下走向死亡的那一刻,我想,墨菲完成了自己對自己人生的升華。
  這部片子甚至涉及到了對整體人類和宇宙層面倫理的表達。照現在科技的發展思路,我們的科技不可避免地要走向機器人時代。機器人對人類會不會產生威脅?機器人會不會擁有人類的感情?甚至當有一天像是墨菲這種半人半機器的存在出現的時候,我們又該用怎麼樣的一種心態來對待他?他又怎麼去對待自己?在片中,墨菲的妻子為了搭救他,不得不在人體改造同意書上簽字;可是當墨菲以一種半人半機器的形式重新回家的時候,作為一個妻子的內心,作為一個兒子的內心,我們不知道該替這一家三口感到高興,還是無奈?最起碼,墨菲妻子抱住墨菲的那一剎那,她已經感覺不到丈夫曾經擁有的體溫。
  當墨菲逐漸失去人類的正常感情,幾乎變成一個純粹的“機械戰警”,雖然墨菲還算活著,可是正像他的妻子說的那樣:“從他的眼裡,我再也找不到丈夫。”墨菲自己也是痛苦的,從最開始對自己半人半機器形態的本能反抗,到最後變成一個高效的、純理智的“執法機器”,他的人類感情就一直在和機器存在拉鋸式對抗。從賦予他生命的“製造商”來說,一方面,他們希望墨菲這個“半人半機器”接近完美,以墨菲的成功,來推動美國政府允許機器人在國內的使用;另一方面,當墨菲的程序越來越圓滿,“製造商”的利益陰謀又遲遲早早地會被自己親手製造出來的“機械戰警”墨菲所發現和繩之於法。在這種兩面博弈當中,控制與反控制、越完美便越失敗的糾結,都構成了這部片子的哲學元素。
  作為配角,英國人加里·奧德曼飾演的博士亦正亦邪,既是墨菲半人半機器形態的製造者,又是拯救墨菲的“良心發現者”。而且因為主角墨菲的扮演者喬爾·金納曼幾乎是隱藏在機器盔甲之下,加里·奧德曼倒是出盡了風頭。相比之下,墨菲的妻子試驗者艾比·考尼爾的戲份給的並不是很充足,而原本——她可以有更好的發揮。
  文/張軍瑜  (原標題:機械戰警:機器倫理的好萊塢式表達)
創作者介紹

浴室裝潢

af02aflsr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